大数据分析苏轼:家长参与无妨 重要的是孩子学到啥

时间:2017-10-16 18:35   来源:未知

原标题:家长参与不重要,重要的是孩子学到什么举一反三孩子的一篇论文形成的任何荣誉,都不是他赛过另一个孩子的理由,但孩子从中得到了应用大数据的能力,则可看做一种优势。清华附小6年级的几名学生用大数据分析

原题目:家长参与不重要,重要的是孩子学到什么

举一反三

孩子的一篇论文形成的任何荣誉,都不是他胜过另一个孩子的理由,但孩子从中得到了应用大数据的能力,则可看做一种优势。

清华附小6年级的几名学生用大数据剖析苏轼,还写了论文。他们通过小组探讨并分工共完成了《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》《苏轼的朋友圈》《苏轼的心情曲线》《苏轼vs李白》等论文。

一时之间,这些论文引来许多讨论。有人赞同虎父无犬子,也有人质疑家长的参加水平,以及这种教导方式。

家长帮忙是明显的,而且,论文里也承认了家长的帮忙。但家长是否帮忙,参与程度多少,并不重要。因为这里面的踊跃意义是明显的,家长参与教育,能赞助孩子晋升技能,所以,不能简单地批驳这类教育方式。

不外,问题还有另外一面。当我们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来审阅时,不难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被疏忽了,那就是教育系统的考核体系应如何对待这些论文。

家长的能力、职业技巧,都能够体现在论文中。这很难防止。家长文化程度的差异、投入精神的差异、乃至社交圈子的差异都是显明的,这就必定造成代际资本传递上的显著差别。这不可能拉平。

但是,公立教育系统该如何看待这些代际资本带来的优势?代际资本带给孩子的外在作品、荣誉、头衔等加持,不应直接地、简略地被公立教育考核系统所采用,只有真正内化成为孩子的内在才能之后,才应被教育考察系统所承认。

好比,孩子的一篇论文形成的任何荣誉,都不是他赛过另一个孩子的理由,但孩子从中得到了应用大数据的能力,则可以看做一种优势。但是,条件前提是这种优势、这种能力能在实时的考试中体现出来。比方,孩子周游列国,参与各种高大上的外交运动,以此取得某种头衔,这不是一种能力,不应被公立教育系统承认,但是,孩子因此会三国外语,或者能现场写一篇分析国际局面的文章,这才算一种内在的能力。

简单来说,清华附小的孩子加入高考时,孩子们的数学、语文、物理等能力,需要体现在相应的科目考试中。切莫把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论文,在所谓素质考核、素质面试中算作孩子的能力,并以此压倒一个没有父母可以辅助写论文的一般孩子。

考核制度是一切教育的指挥棒,当考核制度能做到上述这一点的时候,也许,这类炫目标教育方式与结果,也就天然不复存在了。

不妨顺着这个话题更进一步。公立教育系统对待代际资本形成的能力,也该划分对待。

钢琴、外语、绘画,这些技能固然也要天赋与汗水,但相对而言,这些技能只要有了时间训练,有经济实力请老师,就可以获得一个较好的成果。而抽象思考的一些能力,比如逻辑能力、数学能力、空间构想能力,这些能力更多依靠天赋与尽力,依靠时间与金钱所带来的提升很有限。这两类能力,前者可以称之为资本密集型能力,后者可以称为智力密集型能力。

在教育系统的考核中,这种资本密集型的能力,在权重上,应低于智力密集型的能力,究竟,只有大脑智商自身,才是自然界赐予人类文明最珍贵的礼物。更何况,整个人类文明的过程,经济的发展,更多的是树立在自然科学的基本上,而对自然科学来说,这些智力密集型的能力显然更加重要。

刘远举(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)

罗潇

热门新闻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0-2016 ycxmdkq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伊川牡丹口腔门诊部 豫ICP备14019193号-1